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高县金线岭网友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95|回复: 10

[小说] 鸡爪山之恋(小说)

[复制链接]

376

主题

765

帖子

6739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2547 点
金币
100
注册时间
2010-6-26
最后登录
2018-9-20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听众
10
收听
0
发表于 2018-5-4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源上泉 于 2018-5-4 09:50 编辑

                      鸡爪山之恋〔小说〕


    一

        故事发生在明末清初。
        这年的清明时节,在古称蛮夷之邦五尺古道的鸡爪山下佛临山湾,扫墓的人群络绎都己下山,唯独只有山崖边母女俩,还守在一座亲人的坟墓前,迟迟不忍离去。那年轻女子大约十七、八岁,柳眉杏眼,灿如桃花。一身农家粗衣,乡间村姑打扮,十分清朴纯净。但只见她非同一般,腰佩一口凤纹饰宝剑,紧衣束装,英姿飒爽,青春绽放,展示朴质健美。再看,她双眸凝碧,静如潭水,似乎有深仇大恨和刚毅之气。在她身边,母亲一头银发,满脸风霜。虽瘦骨嶙峋,但呈霜松老鹤势。此时,日已西钭,老妇人焚化纸钱,黙诉哀怨喃喃低语,后便呜咽不已。女儿在旁斟酒献供,祭奠父灵,泪流满面。此刻,看那酒、泪含情洒落黄泉,浸渍坟头哀草,格外令人伤感。夕阳晚照,林涛低鸣,树鸦凄叫,真乃叫人心生寂寥。
    在昏黄的晚色中,那姑娘泪眼朦胧,久久凝视着高大的墓碑,屏息生怨。一时心潮翻滚,一幕幕辛酸往事一齐涌上心头……
    姑娘姓杨,名玉抒。家居川南潆溪鸡爪山下佛临湾,世代祖祖辈辈以耕为业。但祖父自小习武,无师自通龙凤剑法,远近闻名。父亲名杨忠,也承传他父亲武功,又拜峨嵋山游僧为师学艺,真乃技上添艺,艺上生花,武功愈发高强,被誉为“一代武林尊师”。
       杨玉抒长到六岁时,瓜子儿脸,一双小辫,乖巧惹人爱。不知何因,父母生下她后竟不育,未有弟妹。父亲杨忠视玉抒为掌上明珠,爱得不得了。待七、八岁时,杨忠手把手教女儿拳术剑功。殊不知玉抒一学武功便会,迷恋刀剑,进步不浅。
       一日,雪后晴天。原野上琼林玉宇,白虎银龙,皑皑白雪覆盖大地。太阳出来,真是红妆素裹,景色分外娇艳。父亲杨忠忽然兴致倏起,雅兴大发,带着女儿杨玉抒,背上猎枪,唤上猎犬飞飞,便去后山欲打上几只野兔或山麂子回来下酒。行至山腰,飞飞狂吠,父女二人不解其意,四下睃寻。突然听见前方悬崖下传来了人的啼哭呻吟声。他们立即循声攀下岩去,只见一小孩身体受伤正躺在雪草地上挣扎。杨忠立即扑上前去把小男孩救了起来。那男孩大约十来岁,衣衫褴褛,面黄饥瘦,一看便知是个叫花子。他是因饥饿爬上一棵大树采摘残留的野果跌落山坡摔伤的。杨忠随即采点山药嚼碎敷好男孩伤口,男孩儿便苏醒过来,感激不已大呼救命恩人,且长跪不起。
       小男孩儿虽衣衫不整,脸色黄瘦,但两眼善意有神。他说他的哥哥染病在不远的鸡爪山寺庙檐下。两弟兄全靠他一人乞讨,必无他法,只好在山上摘野果充饥度日。杨忠仔细端详小孩,年纪虽小,看上去聪明伶俐。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诉说,悲悲切切,令人感动。杨忠即刻带上他去庙中寻找了他哥哥一起带回家,收为义子。众乡邻为之善举赞誉。
       至此,两个流浪小叫花有了家。玉抒有了伴也十分高兴。。哥哥取名杨金,弟弟叫杨刚。杨忠想他父亲传下来独树一帜的剑拳武功有了继承人,大为欣慰。于是,花下大力气为给玉抒,两弟兄练拳习剑呕心沥血。从此,他们一家人天天操练刀枪剑棍,成为武林世家。
正是:清明扫墓哀怨起,收留义子善心明。

                                                                    

        童年,始终是快乐的。杨忠一家五口和和睦睦,安居乐业。农忙季节种地,农闲时节练武,生活其乐融融。
玉抒十二岁时,出落一枝花,两个哥哥喜欢得不得了。一日,三人上山打柴。杨刚总是帮助妹妹砍柴打捆,尽力为妹妹做事。杨金见状,也上前为妹妹码柴禾,小玉抒就说:“大哥你打你的吧!”杨金说:“杨刚都帮你,为什么我不能帮你?”她说:“他帮就好。”杨金生了气,嘟着个嘴巴。
来到林地的草坪,一丛丛野生枙子花香四野。玉抒一高兴不知为什么忽然嚷嚷说,来我们做家家。什么是“做家家”?所谓“做家家”,川南一带小孩玩结婚游戏。小女孩当新娘,小男孩当新郎,学大人样举行婚礼。杨金一听,顿时欢呼起来,立即上前牵着小玉抒的手说道:“好啊!玉抒,你当新娘,我来当新郎,一齐拜天地……”
       “你才想得美,杨刚才配当新郎,杨金——你只有当轿夫啦。”小玉抒挣脱杨金牵她的手,忙说。
       “不干,我才不干轿夫这臭差事。”杨金满脸不高兴。
    玉抒赶忙上来,拉上杨刚:“小哥,来呀!新郎倌,快给我搭盖头呀!”
      “让哥来吧,我当轿夫好玩。”杨刚见杨金不愉快,说道。
      “不,我要和你……”小玉抒边说边摘了一片桐树叶顶在头上,又折一朵野栀子花递给杨刚,说:“快!给你新娘带上,我们结婚了!”
    不管杨刚愿不愿意,玉抒走到杨刚面前,等杨刚给她头上挿上栀子花。然后,她拉着他,道:“一拜天地,二拜祖宗,三拜父母,四、四拜……不不不、不,你给我对站,夫妻,互拜呀!”
      杨刚任玉抒指挥,叫做什么就做什么。杨金在旁嫉妒得要死,但是他仍然认真地看着这场游戏。当轿夫就当轿夫罢,无所谓样。下山回去时,想方         设法帮玉抒背拾柴禾。不知什么原因,从此之后,在玉抒面前总是表示得勤劳、聪明、顺从。
      正是:孩提时代童趣事,填下祸根生端倪。

                                                               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兄妹三人已长大成人。玉抒十八一支花。一日,玉抒独自在林中练武回到家,忽听里屋内母亲对父亲杨忠嘀咕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尤其是玉抒,我们要为她婚姻考虑了……”玉抒听毕,不由心跳脸红。她多么不愿意离开朝夕相处、亲如手足的两个哥哥呀!杨金机智勇敢,精明能干。杨刚仁厚勤劳,聪慧好学。平时,玉抒悄悄寻思:两个哥哥都好,我该把终身许配给谁呢?她苦苦思索,总是想不到一个答案束。她又想,良缘自有天撮合——两个哥哥中哪个最爱我呢我……这心头爱情的天平会倾向谁?玉抒会有的。
     不久端午节到来,天下着小雨。杨忠吩咐杨金去很远的镇上买些节日货物,好让一家人过一个热闹的端午节。当日杨金宿居镇上,没有回家。当天晚上,杨忠待练完功夫,按照习惯,杨刚便与父亲杨忠共饮一盅,然后才就寝。不料这一喝酒就禍起萧墙,惹岀事故来!当杨忠举杯数口,突感心内刺痛,火烧火燎,大叫不好!随即剧痛倒地嚎啕,指着杨刚骂道:“你、你狗娘养的,在杯里下、下毒药!”之后,杨忠惨叫一声,即刻气绝身亡。
冲岀里屋的玉抒一见此情此景,心内瞬间明白一切。她顿时怒气冲霄,心从恶边起。飞身从墙上取下宝剑,二话没说就猛向杨刚劈去。杨刚见状大叫一声不好,慌忙躲闪玉抒劈来的剑锋,对她忙道:“妹妹,你听我……”“说”字还未岀口,剑锋狠狠劈来!他急中生胆,对着窗口一个“鹞鹰穿风”便飞跃出窗口逃避而走。玉抒见了,飞奔岀屋追赶数里。因夜色茫茫,荒野郊外,早已不见杨刚踪影,她只好回返家,俯伏父亲杨忠身上大哭,发誓不杀杨刚永不罢休。
      翌日,杨金从镇上买货归来,抱住义父杨忠的遗体嚎啕大哭,悲痛欲绝。哭罢又拉玉抒一起双双跪拜在父亲灵前,一同发誓:“为父雪仇,不杀杨刚,誓不为人!”二人声震惊雷,十分感人。从此,这武林之家顿生哀怨酸楚,不祥事端接连发生。
这正是:心藏邪念天胆大,知人知面岂知心?


源上泉

0

主题

3317

帖子

3318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3318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10-9
最后登录
2018-9-15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5
收听
0
发表于 2018-5-4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凑数的。。。

0

主题

4252

帖子

4275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4275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6-17
最后登录
2018-9-23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18-5-4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支持一下!

376

主题

765

帖子

6739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2547 点
金币
100
注册时间
2010-6-26
最后登录
2018-9-20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听众
10
收听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这里刊前三节,会连载的!
源上泉

0

主题

1501

帖子

1501

积分

金牌会员

威望
1501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5-2-12
最后登录
2018-9-19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18-5-6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LZ是天才,坚定完毕

376

主题

765

帖子

6739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2547 点
金币
100
注册时间
2010-6-26
最后登录
2018-9-20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听众
10
收听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上泉 于 2018-5-7 09:42 编辑

                                                                            四

    俗话说:“福有双至,祸不单行。”杨忠身亡一月之后,家庭又遇不测。一天,杨金大叫不好跑来,对玉抒和母亲说:“不好了!杨刚逃去参加了李自成义军。现在义军溃败,官兵正在捉拿通缉杨刚。怎么办?官方株连九族逮到我们是要杀头的。唯有办法就是:弃家外逃,躲过这一劫难。”于是,三人商量来商量去,别无他法,只好一家三口收拾行李仓皇逃匿,躲过风头再说。
    岀逃慌乱,不知往何方而去。不想他们逃到金沙江边,恰遇金河洪水陡涨。“船漏又遇打头风”,渡船翻沉,幸喜玉抒和娘被一渔船救起,真是命大。        但是,船头伫立的杨金却落水后被大浪卷走,不知生死。
      母女俩流浪普安、水富、柏溪、屏山等地乡场,时有被好心收留。逢集时,玉抒舞剑弄棍卖艺为生。她们思念杨金,四处打听他的消息。有人说杨金已溺死,被野葬金沙江河岸茅草之中。有消息传言,人没有死,早被官家逮捕,关押在叙州府里。玉抒前去打探,说关押的是高州杨鑫,非庆符杨金。这更令人牵肠挂肚想念不已。
       怎样办?母女二人思念再三,还是只有回家乡去才是上策,于是回到鸡爪山乡下。而今,她们站在父亲杨忠的坟墓前,凄凉之景,不忍目睹。离家一年多,昔日的破旧老屋已经垮塌,残垣断壁,一遍荒凉。玉抒长叹:哪是归宿,家在何方?望着天上南飞的大雁,心情更加憔悴和无助。而母亲在旁边痛哭流涕,伤心甚盛。无奈中,他们在邻居帮助下,修缮旧屋,安顿下来。
      这日玉抒和母亲来到父亲坟地。夕照余晖,山林被镀上一片金色;晚风习习,更添无尽愁云。母女二人更加悲愁。突然,只听草丛中一阵“唰唰”声响,玉抒抬头一望,不禁大惊失色。她的身前身后从天而降般地闪岀四个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汉来,把她围住。黑衣人怒目横眉,手执白晃晃的钢刀凶神恶煞地喝道:“干啥的?不许动!”
        “你们要干什么?!”玉抒很快镇定下来,挺起身对这帮黑衣人怒目道。
       “嘿嘿,原来是个`沉魚落雁'!浩江大哥,看这美女问得多有意思……”其中一个矮子强盗狞笑着,向满脸横肉的小头目丢个淫荡的脸色。
名浩江的小头目忙道:“此树是我栽,此山是我开。要想经此地,留下买路钱。嘿嘿,你说我要干什么?”说道,他朝玉抒嘻皮笑脸地逼来。
“此山是我祖祖辈辈身养生息之地……”
        “……可怜,可怜呀!”玉抒母亲颤巍巍地语不成声,边说边把包袱往地上一放,又哀求道:“这是我娘母唯有的家财,求你们高抬贵手放一条生路……”
       浩江恶狠狠地道:“你这老傢伙真不懂窍,更不知趣,我要的这棵你家摇钱树,妞妹儿好姿色!”并飞起一脚,然后拳打脚踢,把她老太婆踢得踉跄倒地。
       玉抒一见,“妈妈呀”地扑上前去把她母亲扶起。
       老妈悲愤填胸,满脸恨气,忽然“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心中喷了出来……
强盗浩江吩咐手下:“弟兄伙,快把这小美人儿带上山去,给我们雕英大哥做压寨夫人。”
      此刻,玉抒姑娘方才明白,这伙恶人是强盗坟山的。一个念头闪现脑际:“宁可玉碎,不可瓦全,更不能受辱!”她顿时热血沸腾,“哗”地一声抽岀腰间寒光闪闪的宝剑,杏眉竖立:“谁敢胡来!”目光似箭,喷射岀威严英武的杀机。
      众强盗顿时心里发怵,不知深浅,后退几步。浩江见此情景,逼人怒目吼叫:“怕个小娘儿的,都跟我上!”
      他们满认为小女子没有多大能耐,一声呐喊助威,争先恐后地挥舞钢刀扑了上去,想抢个头功。玉抒见状,这人多势猛,便避开正面迎战,双脚使劲一蹬,轻身一跃跳到父亲的墓碑前,背靠碑石,严阵以待。
      “哎呀!看刀!”一声,前面两个歹徒举起钢刀嚎啕地向玉抒头上劈来。玉抒迎风一闪,闪电似地躲过一招。“硄啷”一声,两把钢刀正好斫在碑石上,        火星四溅,从盗贼手中弹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玉抒倏地用剑将刀从空中一挑,同时飞起一脚猛然向前踢去……只见两把刀幻化成两团寒光飞岀,不偏不倚直挿入两个歹徒胸部。两歹徒哎呀一声倒地而亡。小头目浩江大怒,抡起鬼头刀,上蹿下跳直扑了上来,象旋风似地猛砍。玉抒毫不示弱,挥舞龙凤剑迎战强盗。只见她一时身轻如燕,一时又游龙出水,剑剑点金,步步为营,真是稳扎稳打。浩江几招“黄莺上树”,格开来剑,招架剑功。玉抒心里明白,从那刀功之沉重中,自知这贼非等闲之辈,定有不浅功夫。她正想来个“金蝉脱壳”之计,跃身而跳……不料浩江手急眼快,朝她手腕飞起一脚,重重踢落她手中宝剑。玉抒大掠,哎呀一声便“飞鹰挿翅”而走。浩江“哈哈”狞笑两声,吩咐:“兄弟们,追上去,给我抓活的!”
       刹那间,两三个强盗从三面围了上来。把玉抒围了个实在。此时的她脑海里早已决心已定,现在挿翅难飞,与其落入魔穴受辱,不如舍身取玉死个痛快!于是打定主意猛然朝前面崖壁撞去……谁知天也要留人,玉抒脚踩青苔一滑,扑通倒在地上。歹徒见状呐喊而上,飞速绑缚了玉抒。她怨愤不已。
       正是:屋漏又遭连夜雨,行船再遇打头风。

                                                                  

      众强盗兴奋起来。“抓了个小美人儿,快去大哥那里领赏去!”浩江闪着鼠目,朝玉抒一推,道:“走——我们的压寨夫人。”
      受辱的玉抒,恨得咬牙切齿,杀了这贼,出这口怨恨气。她悄悄看准机会,趁浩江靠近不注意当儿,一脚朝他下身飞起踢去。“啊呀!”浩江剧痛倒地。玉抒见状,拔腿就朝山下跑去。歹徒见了,慌乱了手脚,明白后奋起直追……
      正在这危急之中,忽然从丛林野草中飞出一砣黑色东西来,正对准前面一高大歹徒头上飞去。啊呀一声,那飞来之物正击中他太阳穴,随即倒地。之后,巨石后扑上来一个英俊壮汉,大喝:“恶人休得胡来!”其声震撼山林,威振八方。抬头一看,来者非同小可:身穿短打紧身黑服,足蹬龙须快靴,头顶武松帽,如山一般扑冲上来。盗贼一见,不禁毛骨悚然。壮士不由分说,一个“海底摘珠”,便击翻那个小贼。再一个黑蛇出洞,一捣浩江……浩江眼尖自知不是他的对手,忙鹞子翻身便飞身逃之夭夭,钻入林中而去。年轻汉子并不罢手,提剑追了上来。
      到了一座坟前,忽见草丛中倒卧着一位老太太,一看大声呼唤:“妈妈,妈妈呀!你醒醒……”年轻人抱住老太太呼唤。好一会儿,老妇人才睁开无神痛苦的眼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半晌,老人才有些清醒,慢慢定睛细看抱她的人……这是谁?忽然她激动得怒不可遏,骂道:“杨刚!你、你——这个……畜牲……”说罢,又一口口鲜血从嘴中喷了出来,头耷拉了下去,合上了眼睛。
         “妈妈!妈妈呀……”
       此时,玉抒踅转回来,老远便呼喊着扑向母亲。杨刚也悲痛地呼唤母亲。见是妹妹玉抒:“妹子,只怪我迟来一步,没来得及救母亲,这是我的罪过。事到如今,妈妈已被害不可挽救,我看尽快安葬母亲吧!”
        玉抒一听,顿时才看清来人是杨刚,这不是毒死父亲的恶徒么?!她万万没想到搭救母亲的人,竟是全家的死对头杨刚。
       霎时间,父亲倒在血泊中的惨相,如火闪电光般地出现在眼前,一股怒火从心中升起……她不禁恨从心里起,恶从胆边生,顺手操起宝剑,直指杨刚骂到:“无义之贼,无情之徒,吃我一剑!”一道银光朝杨刚射去……
        此时的杨刚,不曾想到他救了妹妹一命,却得不到她的谅解。解释也无用,面对玉抒之剑凶猛劈头盖脸而来,忙乱之中一个“潜龙藏虎”,连续躲过她几招,大声叫到:“不必动怒!妹妹,有话好讲……”
      玉抒道:“你虽然救了我一命,但我一定不能饶你杀父无义之徒!”话音一出,玉抒来了“巧女穿针”招式,猛朝杨刚胸膛刺去。杨刚暗叫不好,一个倒扑虎的架式躲过飞来之剑。而玉抒紧接一招“凤凰点头”,用剑尖朝杨刚下路点刺。杨刚火冒三丈,大喝一声,右腿飞一脚,朝玉抒握剑手腕上踢去……只听“嘡啷”一声,玉抒手松剑落。杨刚上前一脚踩住宝剑,喝问:“玉抒!你以亲为仇,青红皂白不分,下这死手,是何道理?”
       玉抒怒目圆瞪,手指杨刚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父亲待你恩重如山,你为何用毒酒害死他?”
      “哦!原来如此。父亲之死,不是我为呀!他老人惨遭不测,我也不知何因啊!”杨刚痛哭地说:“谁是罪人?自有苍天明鉴。”
      “无耻!你还狡辩,真是狼心狗肺,还有何兄妹之情?!我与你不共戴天。滚!”
      杨刚欲言又止,想了想知道,对气愤上的妹妹来说,此刻再解释也无用。便转身大步流星而去。
      玉抒望着杨刚走去的背影,更是柳眉倒竖,七窍生烟气不打一处来。倏然拾上宝剑,对准杨刚后背掷去。殊不知杨刚他早已有所警觉,听到剑风声,腰一弓叫道:“接剑!”对着飞来的剑锋便使了一招“倒踢金冠”的绝技,猛使剑尖反转,化着一道白光反向朝玉抒方向飞去。玉抒眼疾身快急忙把头一低,那剑“刹”地一响,不偏不斜端正地飞进玉抒她佩带的剑鞘里。杨刚面对愤慨的妹妹,大声道:“玉抒妹,既然是这样,真相不露,你不会相信我,那就拜托你安葬老母亲了。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时光会证明一切。一切真相总会大白。请多保重,后会有期。”说完,他闪身快速而去。
      眼前一幕,特别是飞剑入鞘这一招,令玉抒目瞪口呆,惊叹不已。她明白:杨刚功夫已练到炉火纯青之极了!自己纵然拼死一战,也难取胜。怎么办?难道这血海深仇就此了结?不!她思索再三,忽然心生一计,偷偷地跟了上去……
      即刻,天际疏星渐显。山林树影狰狞,风声凄然,夜鸟长呜,仿佛在诉说一桩怨恨之曲。
         正是:谜中不识人心面,真情掩藏真相谜。
源上泉

376

主题

765

帖子

6739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2547 点
金币
100
注册时间
2010-6-26
最后登录
2018-9-20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听众
10
收听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上泉 于 2018-5-8 09:10 编辑

                                                         六

     在夜色之中,杨刚踏着羊肠小道往山下走去。他此刻正被冷漠的山风刮得心潮澎湃,但却十分伤感。玉抒的那双复仇的眼光,好像两把尖刀重重扎入自己的心头,隐隐作痛。而他的内心隐情正呑噬着他。对玉抒的绵绵情絲,如一团乱麻在胸,越思越乱。他爱玉抒爱得只有他才知道。可现在,玉抒恨之入骨,误记之杀父之仇,怎能解开?毒酒之谜,谁解?!
     他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越想越不得而知。忽然听到身后“呼”地一声,杨刚忙偏转头去,一块大石从高崖上砸落下来,正砸中杨刚左臂……他两眼发黑,忍着伤痛从山坡上顺势滚了下去。
      这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道何为来了石头?原来,由于玉抒报仇心切,一直紧跟尾随杨刚。待他走近时,便躲于崖壁之后,顺手推下大石想砸伤他。她抽岀宝剑走出山崖正欲上前捉拿杨刚时,忽然山足下一片嘈杂声传来。玉抒举目望去,在朦胧的夜色中,隐约看见一群凶神恶煞般的强盗,正向杨刚这边围了上来。她不知何事,情况不明地便躲了起来。那伙人正是江浩之徒,气汹汹地扑上来揪住受伤的杨刚,骂到:“狗崽子,你杀了我弟兄,该当何罪!”并喝令把杨刚绑缚起来:“快!交我们大哥处置宰了他!”于是,歹徒们一拥而上捆绑好杨刚上山走了。
      暗处的玉抒看得清切,但是不知这个后果会怎么样。她用上轻功尾随而去,跟踪盗贼们。
      追到一座山神古庙,玉抒老远看见,这庙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杂草丛生。但正殿堂几支大烛正照亮着殿内,供桌上供品瓜果、酒菜,一应俱全。        大殿正中上首,正坐着个年轻的盗贼头目。这人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两眼凶光灼灼逼人。他腰挂长剑,正饮酒解闷。忽然山门外一声吵闹,江浩一伙人拥进庙来。小头目上前告之:“启禀大哥,我们在山下路遇一游侠,被弟兄伙击败擒获,现抓个活的,交大哥发落。”
      “快把那厮带上来,看老子宰了他!”大头目吼道,
      江浩一声忽哨,杨刚便被几个喽啰架了上来。在熊熊烛光下,那头目倏然起身几步走到杨刚面前,睁大眼睛细看着他,良久一把抓住杨刚胸襟,大惊道:“啊!这不是我兄弟杨刚吗?赶快松绑。”随即他喜形如色,转身对众强盗喝令“都下去!”“是!”大家唯唯而退。
这时,只见一个黑影身轻如燕,猛然一个纵跳,轻松上了屋顶,不见了。
      正是:世间往来多少梦,曲折人生难诉云。

                                                   七

      看官,你道这头目是谁?
      这所谓头人正是杨金。杨金自与玉抒母女被金沙江洪水冲散之后,在下游爬上岸后寻找数日,不见玉抒,便来到这强盗坟山。这里自古乃是群盗出没山寨之地。一日,杨金外岀遇强盗被追杀。他拼力厮杀,终因寡不敌众,被抓获上山。老强盗雕英,见杨金武功高强,人也英俊,便逼之落草为寇。杨金初不从,后老头目下跪求留。杨金一想,当今天下乱世,暂时又有家不可归,再说,他心爱的玉抒又不知在何方?而今目下暂且应允,今后再说。老強盗随即推他为山寨二哥,坐上二把交椅。
      今日又是清明节,杨金想念起玉抒来。他们带了喽啰便来到远离强盗坟的鸡爪山下,想等玉抒妹来为父扫墓时相会。这天,杨金看见眼前野坟累累的山丘,全无玉抒的影子,心情格外郁闷。直等夕阳西下,也不见玉抒来,心里等得不耐烦。于是,便进了不远处的一座破庙里喝酒解闷。然后叫手下一伙去大路抢窃,弄点钱财进山交差。不巧正碰上玉抒与杨刚一场恶斗,让小头目江浩捡拾了个便宜,抓了受伤的杨刚。
      这刻,杨金忙上前对兄弟杨刚说:“兄弟,你受惊了。”
      杨刚惊奇地说:“哥,你为何在此?”
      “弟弟呀!哥也是迫不得已。”
      “哥哥,你这个山大王,你手下之徒打死母亲,伤害了妹妹,你、你……”杨刚怒不可遏。
     “此话当真?!”杨金惊问。
     “一点不假。”
     “好吧,如果果真有此事,我拿江浩处置。”
      杨金唰地抽岀宝剑,唤来小头目江浩,恶狠狠地问道:“你可有杀死一个老太婆之事?从实招来,不然我就宰了你!”
      这江浩是个欺软怕硬的傢伙,见杨金动怒,不得不一五一十地把此事说了岀来。
     “啊——你这狗崽子!”杨金早已恨从心中来,一剑朝江浩刺去,江浩来不及叫唤一声便扑通一声倒在血泊中……
      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恶上添恶终被恶。
源上泉

376

主题

765

帖子

6739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2547 点
金币
100
注册时间
2010-6-26
最后登录
2018-9-20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听众
10
收听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源上泉 于 2018-5-9 09:13 编辑

                                                            八


      杨刚见哥哥杀了江浩,忙说到:“哥,今日你杀了部下,山寨大王不会轻饶,一定会招来麻烦,引起横祸。那我们赶快离开此地回家吧,走为上策!”
“走?你伤势这么重。”杨金嗔怨地说:“兄弟,你的伤不轻呀!现在你行动十分困难,我看你要先吃些伤药,待养好些后再走不迟。”杨金说罢,从壶中倒岀芬芳的醇酒,又从衣袋里拿岀一包黑乎乎的药粉,洒在酒中。杨金佯作关心的心态走向杨刚,托起酒杯,对杨刚说:“兄弟,我随身携带有踢打伤痛散药,你先请饮药酒,我们再去寻找妹妹!”
        站在地上伫立不动的杨刚,忽然见杨金手托药酒,一幅画面倏然冒出脑际:义父惨死的情景呈现出来!他一下警觉之下,满脸怒气两眼凶光直刺向杨金。几乎在瞬间,杨金感受到愤怒的火焰,两手一抖,“咣当!”一声,酒杯坠地。忽然地上燃起一团绿火,忽闪忽闪,飞现一朵狰狞的幽灵。
杨刚大惊失色,眼前的一幕彻底惊醒了他。天呀!这一场恶梦,究竟为了什么?!它,骨肉相残,一家破碎?
      “刹!”杨金抽出宝剑,露岀凶相,恶狠狠地说到:“杨刚,既然天机已泄,休怪我不给你留具完尸……”
      “慢!”杨刚大义凛然,昂首怒目。
      “怎么,你要讨饶?”
      “讨饶?!大丈夫义贯天地,心昭日月。贪生怕死,不算武林好汉。今日既以至此,我且问你,毒父杀弟,有此狼心狗肺何故?”
      “嘿嘿!”杨金冷笑两声,道:“好呀!我今天不叫你成为糊涂鬼,死过明白。你我心头明白,玉抒是颗明珠,你我都爱她。但她只爱你,父亲又视你为佳婿。我早就看出来了。有你无我,龙虎相争,必有一死。我思来想去,智在必得。那年前,我偶遇一江湖术士,得他祖传药毒一份。这药入酒见血燃烧,即刻致命。且塗于杯底,任凭水洗也不脱落,见酒才溶化。正好那天父亲嘱我去街坊买年货,又翌日返回,天赐良机……”
杨刚气得咬牙切齿,想不到这位兄长竟是奸诈之徒,骂道:“悲卑无耻!我一定告之玉抒,灭你这个千刀万剐之人!”
      “哈哈——”杨金狞笑着,道:“你跑不脱了!记住,明年清明是你的周年……”边说边举剑朝杨刚刺去……
       忽然,“啊呀!”一声传来,杨金剑当地一声甩落到地上,摇晃着身子,挣扎着倒下去……而背后,不知什么时候,毅然站立着杏眼圆瞪、柳眉倒竖,手握滴着鲜血宝剑的玉抒!
      “杨刚哥哥!啊——”此时此刻,玉抒什么都明白了,上前张开双臂,喊着扑向杨刚。
      杨刚热泪盈眶:“多亏玉抒妹妹!我身负重伤,你迟来一步,我必遭毒手。”
      “哥哥,杨金忘恩负义,是武林败类!死有余辜。只恨我有眼无珠,错把亲人当仇人,害得你好苦。”玉抒哭泣着说。
      “妹,这不怪你,一切都是恶徒杨金造成的。”杨刚道:“快!这里是狼窝虎口,不能久留,我们赶快走吧!”
       “哥哥,差点我冤枉了你。妹妹有眼无珠……”
      “真相大白……”杨刚正要说什么,只听半山腰杀声震天,火光冲天而来。不好!杨刚忙对玉抒说:“怕是强盗追杀而来,我们走吧!”
他们穿林过山,越沟过谷,朝故乡佛临山方向走去。沿途,杨刚尽情地倾诉离别衷肠,和参加义军的详细经过。玉抒也表白内心爱,娓娓畅谈思念情。
      这正是:侠胆义正倾其一腔衷情表明爱意,豪情意真献出两心互动相思,有情人终成眷属。
       有诗云:心无邪念除恶尽,天造地设成双对。



源上泉

376

主题

765

帖子

6739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2547 点
金币
100
注册时间
2010-6-26
最后登录
2018-9-20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听众
10
收听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讲完,欢迎批评!
源上泉

55

主题

262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1000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07-12-16
最后登录
2018-7-5
在线时间
212 小时
听众
7
收听
0
发表于 2018-6-19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情节曲折,耐人寻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