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34|回复: 3

[小说] 第六章生死姻缘之家变(中)

[复制链接]

29

主题

83

帖子

993

积分

高级会员

威望
993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5-5-23
最后登录
2018-10-19
在线时间
78 小时
听众
10
收听
0
发表于 2017-12-8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宸少羽 于 2017-12-8 23:04 编辑

第六章生死姻缘之家变(中)
文/宸少羽
(一)
     少时,杜春秋随老管家来到陈府大厅。只见如今的庭院已经今非昔比了,已经没有昔日气息,四处都很严肃。
    陈贵旺听亲家公来了,忙叫下人将他从床上扶到客厅。
    来到客厅,强忍心中的悲痛,对杜春秋问道:“亲家公你来啦?不知是为何事啊?亲家母还好吗?”
    杜春秋见到陈贵旺,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摇摇晃晃的走到陈贵旺面前,双手紧握住他的手,哭泣着摇摇头说道:“我内人她、、、她、、、她傻啦!”说完便大哭起来。
    陈贵旺也伤心道:“我、、、我、、、我内人也、、、也呆啦!”
   “那我想去看一下老嫂子!可否?”
    陈贵旺用两手指在两眼角轻轻地捏了两下点着头伸出另一只手。“这边来吧!”
    杜春秋便随着陈贵旺往后花园走去。
    少时,两位老人来到后院见到柳氏一个人傻傻得呆座在石桌旁,两眼无神的的望着一处。陈贵旺见了,忙将衣袖扯出擦拭着自己的眼泪。
    杜春秋见了也是伤心难过,对陈贵旺说道:“老哥哥,你就不要这么伤心啦!事已至此,你伤心也无用啊!还是将老嫂子照顾好!将赐儿找回来吧!”说到这里时,眼里的泪早已夺眶而出。
    陈贵旺见了,连忙点点表示答应,如今的他早已经是老泪纵横了。
    陈贵旺伤心地说道:“可,如今赐儿在何方我也不知道啊?你说让我去何处寻他?他这十多年从没有出过远门,你说他这次会跑到哪里去啊?”
   “老哥哥,你就放心吧!如今张捕头他们和众相邻正在帮着我们寻找赐儿,有大家的帮忙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找到艳赐。老哥哥,你还是将老嫂子先扶进卧室吧!”
    说着,陈贵旺便走上前去将柳氏扶回了卧室。柳氏在陈贵旺及中丫鬟的搀扶下,犹如一具丢了魂似的躯壳。不说不闹,只是别人扶她走哪里,她边走哪里。
    杜春秋见了嘴里念道:“今老嫂子这样,道比我家夫人好的多啊!”
   “老天爷,我陈杜两家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你要如此带我们!”他激动的仰天怒吼道。脚下一软,便瘫坐在时凳上,伏在石桌上一只手敲打着石桌哭泣着。
     少时,陈贵旺在下人的牵扶下,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见杜春秋如此悲痛,便走上前去,安慰道:“老弟,你也不必如此伤心!我们还有艳赐!你放心他日,艳赐一定会好生照顾你们二老的。”
    “对啊!还有艳赐!如今艳赐才是我们四个的支柱的。可如今艳赐,痛失慧娘,他会、、、、”杜春秋伤感道。
    “也是啊!如今他身在何处我们也不知道!你说、、、、、、”
     这时,他们隐约听见有人叫喊着向后院跑来,这声音而且越来越近。只听见一急促苍老且带有一丝喜悦的叫喊声。“老爷,老爷,老爷、、、、、、”
     两位老人这是定了定神,坐在是石桌前。陈贵旺问道:“如此着急,是为何事啊?”
     这来人正是家里的一名家丁。他喘着粗气道:“我、、、我们、、、、找到、、、、找到、、、、”
     陈贵旺及懂得站起来说:“找到什么了?”
     杜春秋忙说:“是找到少爷了?”
     那下人激动地忙点头,喘着粗气说道:“嗯,嗯,嗯、”
    “你先歇息一下,慢慢说。”杜春秋将一杯茶递给那下人。
     那下人好像换过气来,接过杜春秋的茶,休息了一下,继续说道:“启禀老爷,我们在诸次山找到了少爷。希望你能去看看该怎么办?”
    “诸次山?诸次山?”陈贵旺有些激动地站了起。
     杜春秋也忙站了起来,惊讶的说道:“诸次山?”
    “对,少爷在诸次山!我们劝不回来也没法抓到他。所以张捕头让小的回来通知老爷能去,看怎么把少爷弄回来?”那下人说道
    这时,陈贵旺和杜春秋开始紧张了,忙对下人吩咐道:“快准备轿子赶往诸次山。”
    老管家闻声便忙吩咐下去。
    突然,柳氏从卧室冲出来凄惨的大叫道:“赐儿?你在哪里啊?”便站在庭院中双手乱抓着自己的头发。
    陈贵旺见了,忙跑上前去。一把抱住柳氏,哭泣道:“夫人,夫人,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这样啊?”
    柳氏只是不断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好像有千万种痛苦般难受。全身倒在陈贵旺怀里不断地抽搐着,嘴里不断小声的念叨“赐儿你在哪里?我的儿媳,你在哪里,为何不等等为娘。”
    少时,柳氏便犯了一个白眼,昏睡过去了。
    陈贵旺忙让下人将柳氏抬进卧室,走出来站在庭院中。
   “老爷,轿子准备好了。”老管家跑来告诉陈贵旺
    陈贵旺抽噎着对老管家说道:“你就不要去啦!在家请个大夫为夫人看看。我和亲家公去就行啦!”
    老管家道:“是。”

(二)
    “不要过去!我们都不要过去!”有一村民说道
     又有一人忙说道:“我们不要再过去啦!陈少爷后面是悬崖?”
    “对!我们先不要过去,他手里还拿着斧头!”有是另一名村民说道
    这时,有几个人说道:“我们先不要过去,等陈大老爷来了在说。”
    “对,我们不要再过去啦!以免激怒了陈少爷。让他掉下去!我们先想办法让他过来,等陈老爷来了再做决定。”张峰说道
    “不,我不会回去的?我要去找慧娘!”陈艳赐激动的说道
    “那你先回来吧!少夫人在家等着你。”有一老人说道
    “不,你们在骗我。是你?是你们?全都怪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慧娘。”他激动的用手指指着大家,恶狠狠地说道
    “我们没有骗你,是真的。少夫人在家给你洗衣服呢?你忘啦!”这时,有个服侍他的丫鬟说道
    “对,慧娘在给我洗衣服,慧娘是一位好妻子!”他好像放松了警惕
     这时,张峰对身边的另两名捕头说道:“一会儿,我们吸引他的注意力,你们两个上前去,一个夺下他手中的斧头,一个紧紧地抱住他。然后,我们便一起将陈少爷送回去。”
     只见那丫鬟在说道:“少爷,我是秋菊啊!当年是少夫人帮我准备的婚事啊!你快过来,少夫人在家里等着你回去呢!、、、、、、、”
     此时两名衙役已经悄悄的在向他逼近。可陈艳赐这时全然不知,只是低着头,念念有词的说道:“慧娘,我的娘子!慧娘,我的娘子!”
     就在两名衙役要上去的时候,这时,从不远处传来陈贵旺“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的呼喊声。便把沉思中的艳赐惊醒过来。
    两名衙役见了,忙扑上去。陈艳赐见了,忙往后退了数十步,并将手中的斧头一阵乱舞。让两名捕头都扑了一空。一位脸上受了伤,一位手臂上收了伤。

(三)
     此时陈贵旺和杜春秋在总人的搀扶下,从人群中走上前去。见陈艳赐站在悬崖边上,感到大惊失色,忙激动道:“你、、、、你、、、、、快、、、、快、、、、”已经被吓得不知该怎么说话了。
     张峰见了,忙走上前去对两位长者恭敬的说道:“两位不要着急,我们正在想办法!刚才原本可以将陈公子捉住的,因为陈老爷的呼喊,将陈公子惊吓到了。所以现在得另想他法。”
    陈贵旺见了,忙走上去哭泣道:“你回来吧!心里有什么咋么回去再说!”
    “不!我要去找我娘子。我要去找我的娘子!”他怒吼道
    “慧娘死啦!我们回去在说吧!”杜春秋悲伤地说道
    “不!慧娘没有死,我娘子没有死!”他痛苦的怒吼道
    陈贵旺老泪纵横的说道:“慧娘是被你害死的!你这孽子!”
    陈艳赐被陈贵旺激怒了,不断地摇着头,抬起斧头恶狠狠地望着陈贵旺说道:“不是我,不是我害死我家娘子的!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他的。”便拿起手中的斧头向人群中一顿乱砍。
     张峰见了,忙叫了几个身强力壮的青年随自己打算从陈艳赐后面将他扑倒。
    “孩子你不要这样啊!慧娘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杜春秋悲泣道
     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危险,忙向后面退,眼看就要掉下悬崖去了。
     陈贵旺大叫道:你这孽子,害死慧娘在前,又害的两位母亲一为因你而呆,一位因你而傻,现又害的我们两位老人为伤心难过。你如今还想怎么样?”如今陈贵旺早已眼泪模糊,声音也嘶哑了。
    “孩子你不要这样啦!随我们回去吧!”杜春秋也早已老泪纵横满面的哭劝道
    “不,是你们、、、、我是、、、、要我的娘子。是你们害死的慧娘不是我。不是我。”陈艳赐痛苦的在悬崖边挣扎这。
   “你这孽子,还想怎么样?早知有今日恶果。当初就不应该要你这孽子。”
    众人也齐声对陈艳赐说道:“陈少爷,你就先回来在说吧!”
    突然,陈艳赐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要爆炸了一样,将手中的斧头扔掉,双手抱住头,跪在地上,痛苦的哭道:“我是谁?我是谁?”
    张峰见了,忙对那几个壮年男子招手示意去捉住陈艳赐。
    就在,他们要走近的时候,陈艳赐突然站起来了。那几人见了,顿时惊呆了,看见陈艳赐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那表情甚是吓人,望的众人面面相觑。
    “你这孽子要干什么?“陈贵旺忙问道
    “孩子可不要干傻事?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在说!”杜春秋好言相劝道
    “哈、、、哈哈、、、哈哈哈、、、、、”他突然从嘴里发出几声怪异的笑声音
     他这突然变化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吃惊。
     他大笑这转过身,向悬崖边走去,回过头望着大家傻笑。“哈哈、、、、”
     陈杜两位老人。顿时,惊讶的叫道:“你要干什么?(不要啊?)”
     这时,他已经面对着众人,背对着悬崖,双臂张开,面带微笑的望着众人向后倒去。
     张峰几人忙向他扑去,其中有一人因离悬崖很近,一下子便扑下了悬崖。另一个正好抓住了陈艳赐的腰带,但有一半的身体都露出了悬崖外。后面有一群人紧紧地抓着他的身体和双脚。
    众人见了都忙冲上前,一个个顿时都忙了起来。陈杜两位老人也忙挤上前去看,哭道:“快把他拉上来!快把他拉上来!”
     那位体格强健的青年单手紧紧地抓住陈艳赐的腰带。陈艳赐只是仰望着他们傻笑。
    张峰见了,忙说:“快,把他拉上来!”众人忙往悬崖边跑去。家丁扶着陈杜二位老人也忙往悬崖边奔去。悲愤的哭泣道:“孽子,你这是要、、、要、、、、要干什么?”
    陈艳赐只是傻笑着望着众人傻笑。突然,他用手去解自己身上的腰带。拉住他腰带的官差,忙说:“陈少爷,不要啊!不要解开啊!”
    众人见了,也十分惊讶。众人忙说:“不要啊!”
    陈老爷见了,心慌,骂道:“你怎可如此不孝!你这、、、”
    杜老爷忙说道:“快!快!快!把他拉上来。”
    张峰带着几位官差将他拉了上来。就在要拉上来时,陈艳赐已经解开了自己腰带。张峰见了,忙伸手去抓。可只抓下陈艳赐手上的一块袖巾。
    众人站在悬崖边上,只看见陈艳赐面向他们,双手张开,面带微笑的望着他们向深渊中沉下去。
    陈贵旺见了。突然一口气没有提上,口吐鲜血。仰天长啸“我陈贵旺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今生要如此待我。”


(未完待续,喜欢吗?不喜欢不往后面更新了。哈哈……)

我知道这世界上有两种投资教育,一种是要付钱的教育;另一种是要付出自己的劳动得到的

0

主题

1574

帖子

1574

积分

金牌会员

威望
1574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5-2-12
最后登录
2022-10-20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17-12-8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县人,都来顶起。

0

主题

3579

帖子

3619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3619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6-17
最后登录
2022-10-20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5
收听
0
发表于 2017-12-9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0

主题

3192

帖子

3192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3192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10-9
最后登录
2022-10-20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17-12-10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出售广告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