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高县金线岭网友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46|回复: 5

[散文] 【留住记忆 留住乡愁】庆符城垣漫忆

[复制链接]

186

主题

204

帖子

1718

积分

管理员

威望
1718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5-4-1
最后登录
2019-4-24
在线时间
336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19-1-11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庆符城垣漫忆


庆符设县为宋徽宗政和三年(癸己年即公元1113年),至今已近千年。

庆符设县有城以后,并无城垣。


明英宗天顺八年(公元1464年),知县詹文率人筑土城,城墙高一丈二尺,周三里五分(大概取自《孟子·公孙丑下》“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罢),计六百三十丈。其时庆符虽为南六县要冲,但还是一座小城。城墙不高,和大户人家的院墙差不多,即使是冷兵器时代,也无太大的防御功能。


明宪宗成化五年(己丑年即公元1469年),知县黄鑽在土墙外覆以砖石,内城墙高一丈,建门四:东为庆享门,正南为庆祥门,西为庆远门,正北为庆余门。后增小南门庆济门,而北门闭塞,不再复设。但各门无城楼,其规制与山寨的寨门无异。


明至清,迭经战乱,加之年久失修,庆符城垣损毁严重,至乾隆时,仅余基址五百三十四丈,就御敌功能而言,几近于无。


乾隆三十一年三月(公元1765年),时任知县向上宪报修,计需工银12450两。也许庆符乃边远小县,上宪重视不够;也许虽称乾隆盛世,其时已外强中干,财力不济,未能核准。至后竟酿成大祸!


咸丰年间,洪秀全领导之太平天国以燎原之势席卷东南,西南边陲也受其影响而不安宁。咸丰九年(公元1850年)九月,云南李永和作乱,窜至川南,连克筠连、高县。庆符城垣已废,无险可守;县令武公听涛无兵可用,难以拒敌。当此之际,武公只有向上宪求援,可惜无果。无奈之下,武公选择了殉国护城,夫人自缢,武公在大堂上自杀,遗书李匪:“宁残(余)夫妇之身,毋多杀害百姓”。其爱民之心,感天动地!李部入城后,颇为感动,除对武公厚葬外,也极大地减轻了对庆符的蹂躏(河对门之武公坝,即为武公葬地,并建武公祠以祀)。


是年冬,新任县令李忠清鉴于庆符城垣的情况,为御敌计,率先捐出俸银,在庆符绅民中募资修复城垣。自咸丰十年(1860年)五月动工,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七月告峻,用时三年余。新城垣在旧郭的基础上筑成,长五百五十五丈,高二丈,垣上马道宽一丈六尺,城垛均高四尺二寸,共790堞。城垣内外均用条石砌就。所有条石一律按宽厚一尺二寸,长五尺的标准。东南西北各设城楼一座,东西两门各设炮台一座,高与城齐。为防敌挖洞掘城,城脚底均埋底石深三四尺不等,而城垣平坦处则更深,其宽度与城垣厚度相同。四城门下俱窖石脚,南、北两门多至七、八层。至此庆符城垣虽不说固若金汤,但御敌功能大为增强已是不争的事实。四门分别命名为:东为震德门,南为迎薰门,西为丽泽门,北为拱辰门,各有门匾。筑城所需资金,纯由庆符绅民捐资,共用铜钱45633550文,合银万余两。知县李忠清有《各城门伏碑记》记其事,其碑存于各门内的拱石下右手第一块。


庆符县城属浅丘地,总体为东北高,西南低。南薰门(又称大南门)临河,出城门沿阶梯下并左转即为码头。从南薰门开始往东,城垣沿坡慢慢抬升,大致从今李硕勋故居那条街的背后绕至东门川主庙外侧,再向下至东门口之震德门,随即折向北爬坡,沿山脊经关帝庙外侧坡上,在文庙(即后之高县师范)和城隍庙(即后之庆中)之间穿过并折向西,坡度渐缓,在西门趋平。其后在西门粑粑店与区政府之间穿过经马家垇后边折至下南门,下南门拉直再至南薰门。


为战时城门关闭后阖城官民用水,在东、南、西门内各掘井一口。井壁俱用条石砌成。东门的水井在文家湾(老照相馆对街口),因离河远,居民平时用水不易,故此井为露天井(实为两口),平时在此挑水、淘菜、洗衣。每天淘菜、洗衣之时,也是妇女们聚会之际,东家长、西家短,间或杂以儿童的嬉戏,也颇为闹热。


西门的水井在西门粑粑店内,附近居民用竹竿绑一吊桶汲水挑回家用。


南薰门的水井因在我家里,加之离河近,居民多下河挑水,故都不用此水井,是真正意义上的“战备井”。此井较深,有两丈多;也大,径约两米,方形,望下去颇为阴森。儿时家母恐我和姐姐滚下井去,平时都用一块大木板盖住。


解放初,庆符城垣大体规制尚存。


我家在南薰门内的城楼下,旧称“十字口”的口子上,故对南薰门印象极深。家里的二楼临街一边有窗,因城楼处的墙比其他城垣厚得多,衙门街在我家门口突然收缩变窄。从我家楼上窗口可伸手触及城墙缝隙中长出的黄桷树。开春黄桷树长出鹅黄色嫩芽,我们称之为黄桷泡咡,伸手摘一两朵在嘴里一嚼,酸涩立即充满口腔,也算是儿时的一种回忆。


从我家出去,左前方是城门洞。左边是一片不大的平地,然后是十多级石梯,较宽,直通文家湾。街对面有一严姓人家,夫妻俱矮,以卖盐为业,是我姐姐的干爹干妈,俗称“保保”。他们家和城墙之间是一条小巷子,沿小巷拾级而上,即可上到城楼。城楼其时尚存,为歇山顶建筑,但已破败。马道较宽,但长满荆棘,多“火麻”,长满白色尖刺,一不小心碰上,立即火烧火燎。走在马道上,时有惊鸟飞出,间或窜出一两条乌梢蛇,令人胆战心惊。临河一边,以城楼为界,城下左边为上河街,右边是下河街,下河街是一条半边街,靠城墙一边无房,房都在临河一边。


在城楼上放眼符黑水由东而来,向西经小南门折转,在二夹河、西江寺再折向北。每当夕阳西下,落日余晖尽染碧水,真个是“满江瑟瑟满江红”。沿河吱吱作响抽水的天车;石岗坨灰面(面粉)船的嘭嘭声;河面乌篷船或顺流而下,或鼓帆溯流而上,纤夫挣滩的号子声;河对面油坊榨油的撞击声,不知牵动了多少游子的乡愁!无怪乎吾乡先贤李华松在外任上发出了“独坐名山数十秋,梦魂常在故乡游”的感叹!
从南薰门城楼向左,沿马道爬坡,城垣下面内外均是民居,各家后院历历在目(其时人们尚无多少隐私观念)。特别是城内民居的后院,比城垣低得不多,更是如此。各家后院不大,多在院边地角处种少量蔬菜,如葱葱蒜苗等,也有的种几株柑橘或黄或红挂在枝头,煞是好看。也有的栽点茉莉花、指甲花、栀子花之类。夏天傍晚纳凉前一般先洒水,待退凉后则抬出一张矮桌,端上几张凳子或几把竹椅,围坐喝水吃茶,谈天说古,颇为悠闲惬意。


从南薰门城楼向右,马道石板虽已残破,裂纹斑斑,但颇平坦,直达下南门。


可惜其时我尚幼,城楼上太过凄清荒凉,家母也怕发生危险,一般不许我上城楼。


南薰门的城门为木门,双扇,约23寸厚,门上有几排圆形门钉,推门则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旧时常有叫化子晚上住在门洞里,冬天冻饿而死者也有之,往往早上发现后一床破席一裹埋了了事。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前期开始了拆墙。因我家就在十字口城门旁,故印象很深。


拆城墙时遍地狼藉。由于城墙石之间缝隙较大,成为虫、鸟、蛇的栖居之所。拆城墙时,蜈蚣、壁虎、蛇到处现窜,怪瘆人的。


城墙拆后,南薰门不复存在,在门墙左边形成了一个横切断面,两丈多高,铲平后抹上白灰浆,成为张贴布告、通知、川剧团和放电影贴海报的墙。从原南薰门到小南门之间,城墙外墙保留了半截,在几个地点分别堆上几块墙石,遂成为下河街和衙门街的上下阶梯。内城墙拆到比衙门街面略高而止,形成高出衙门街的街檐小径,遇赶场有人在上面摆摊。过后不久,衙门街的石板路拆了,修成了三合土路,称为新街了。


拆城墙时还有一件事不能不提。


我家对面我们称“保保”的严家搬家后,有人偶然在他们家里的阶梯石下面发现了大量银元,顿时引来街邻疯抢,家母也得到一些,送到银行一枚换一元人民币,解决了好几天的伙食。估计是“保保”的祖上卖盐获利后换成银元,埋在地下,直到拆房时被外人发现,可惜他们不知而已。


后因修庆符县供销社的门市,镇政府相关人员上门做工作,我们搬离了世代居住的“十字口”老屋。

至此,庆符的城墙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只存在我们这一辈人的美好回忆里和梦中。

呜呼,庆符城墙,我的梦!


蘭山之人 201918日于四川师大

0

主题

4349

帖子

4387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4387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6-17
最后登录
2019-4-22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6
收听
0
发表于 2019-1-11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专业抢沙发的!哈哈

0

主题

3374

帖子

3374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3374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10-9
最后登录
2019-4-20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19-1-11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赞一个

0

主题

4304

帖子

4327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4327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6-17
最后登录
2019-4-22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19-1-11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鄙视楼下的顶帖没我快,哈哈

0

主题

4721

帖子

4746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4746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3-21
最后登录
2019-4-15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5
收听
0
发表于 2019-1-11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珍爱生命,果断回帖。

0

主题

3481

帖子

3482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3482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10-9
最后登录
2019-4-24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19-1-11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不错,顶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