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694|回复: 5

蕴厚儒医的飘逸诗韵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2300

积分

金牌会员

威望
106 点
金币
100
注册时间
2009-3-9
最后登录
2013-3-17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0
收听
0
发表于 2009-3-9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蕴厚儒医的飘逸诗韵

中国近体诗的身影站在古风和新诗之间,以其美学品属,散发着古典诗歌璀灿夺目的光彩。中国被誉为诗的国度,塑造了世代中国人诗歌欣赏的审美心理和文化性格。近年有一种鲜明的文化现象引人注目,即对于近体诗的阅读、吟诵和创作,已成为人们自觉的文化需求和审美需求。而近体诗的创作发展在唐诗宋词优秀作品的递嬗中,不乏探索者苦苦追求着近体诗美学品位的升华。

诗人任永叔是一个对古典诗词有着执著追求和偏执爱好的探索者实践者。他迷恋近体诗创作,数十年痴心不改,以新的精神视野、新的文化积淀和新的语言技巧,演绎了自己生命与古典诗词相伴同行的魅力。

几年前,我有幸与永叔相遇相识,一见如故;相叙相投,话语共鸣;相悦相惜,成为知己。他感动我的其中缘源自然是诗歌,而令我很欣赏的却更是永叔的人品。他身为副主任中医师、四川省名中医,以深厚的中医学特长在红尘中治病救人几十年,以赤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受到人群的赞誉和敬仰,而他却始终保持着谦谦君子之儒雅风度,始终保持着朴实坦荡的平民本色和只有与文朋诗友相聚时才潇洒流露的文人形骸诗人气质。我惊叹他在撰写发表五十多篇医学论文,出版个人专著《医林拾芥》之外,心中文情萦绕、诗趣飘逸,潜心创作了为数可观的古典诗词,还时有诗作发表于报刊。

在永叔将自己的部分诗词作品编辑出书,嘱我联系出版事宜并盛情相托写序时,我不免有一点意外和汗颜。因为我是对新诗情有独钟,尽管也喜爱古典诗歌,幼时还到了痴迷的程度,但后来是渐行渐远。偶尔或咏物抒情、或游历感怀、或酬谢友人应景编造几首近体诗,也是貌合神离之作。所以,我自知之明止步于博大、雄浑、深远的古典近体诗的门前。我猜想永叔生出让我写序的想法,不知是否缘于我赠送他《寒沸诗选》一书时,曾兴致写过一首藏头诗赠他:任脉奇经沿胞中,/永善悬壶声誉隆;/叔苴九月添诗趣,/兄衷一笔修篁浓。/曾经沧海墨风冷,/涵澹山影绿竹葱;/复感儒医才情逸,/弟率抒怀叹苍穹。这其实只是一首不受限制,不拘于平仄,远格律而近情调的仿近体诗罢了。我自知在永叔面前是不敢玩古典诗歌的。但我分明感觉到永叔之请是三思后的一片诚意,不容我谢拒。而我能够在他信任的鞭策之中,先拜读诗作无疑是享受学习的愉悦,让我能够沿着情韵优美的通幽曲径,走进他的诗歌境地,全面感受他诗家的禀赋和才华。

永叔诗集的作品跨度数十年,其特色动人之处有着历史积淀中绽放的光彩,是生命、情感、体验和思悟的记录。包蕴着爱国情思、哲学理念、人生见解、价值取向和审美理想,内涵丰富、意韵深邃。诗人融雄浑的万丈豪情与婉约的千般柔情于一体,写壮美也写低吟、写悲苦也写愉悦、写豪迈也写柔情、写苍凉也写明净,无论是表达生活之思、记悼之念、友谊之情、还是旅游之感都笔酣墨饱气贯长虹,于托物言志,寓情于景中凸显诗人独到的情怀。

永叔的家乡在层峦叠嶂烟波浩渺的蜀南竹海,这里青翠欲滴的修竹沿山脉绵延展开,高低错落,碧波连天,构成竹韵跌宕的海的氛围。这种魅力无穷的风景浸淫着诗人骨子里一种自由演绎生命的张扬。永叔眼里的竹,已不是中国画里嶙峋枯墨、几竿瘦竹的单调形象,竹的品质也不仅仅是高节、隐忍的情趣。诗人颠覆对竹的传统审美,入竹三分地勾勒竹的神韵。他写《访竹》,竹涛起处诗人神思游荡,想到钱塘潮灵感飞驰:“仰慕风情竹海游/千姿百态惹人留……白云深处涛声起/疑是钱塘涌浪头。”他写《对竹》:“凄风苦雨心宁静/流水高山咏雅音”诗人把竹视着友人,相对而叙,知音传情,共鸣之声沁入心扉。他写《忆竹》:“宁无肉味伴君时/目睹芳姿夜梦思”竹姿绰约侵入诗人梦中,挂念之情更是刻骨铭心溢于言表。他写《恋竹》:“魂牵曲曲弯弯路/魄绕重重叠叠云/似听卿声飞耳畔/时疑倩影伴身心”好一句“卿声飞耳畔”,好一个“倩影伴身心”,竹为情人相依相伴,婷婷婀娜的形象跃然纸上,活在心中,让人如痴如醉。他写《思竹》:“似水年华如梦去/如花岁月更芳香/黄鹂比翼晴空舞/不肯低头望夕阳”,这鲜活动人的“黄鹂比翼”情景,不可不说是风情万种,魂牵梦绕。他写《别竹》:“叶拂黄昏垂泪雨/枝摇薄雾赋新诗”依依别离,情难割舍,垂泪赋新诗,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写《殇竹》:“锯裂身残枝叶碎/刀伤躯毁胆肝披/情深百鸟哀哀叫/失护琴蛙步步迟”诗人情感与竹同悲,叹惜百鸟与琴蛙失去知己绿竹,哀声弥漫,让人涕泪湿裳长叹不已。诗人饱历尘世风云,洞悉人生百态,对家乡的竹犹有深情。格外欣赏竹的高洁,赞美竹的清姿,情感化而为诗,意又常在言外。诗人始终把竹视着是人,当成朋友,显现出诗人自己卓然的精神风骨。

在诗人人性光芒的擦拭下,洞察文学目光遗忘的角落,在下层平民百姓艰辛的生活里发现诗,是永叔诗的质朴特色,他写《擦鞋者》隐忍着心中的苦楚,出卖微笑和欢乐:“途穷不坠青云志……能伸能屈笑颜归”;他写《拾荒者》的坎坷和波折:“拾尽街边多少泪/挣来桶畔自尊强”;他写《乞者》无奈的困窘露出心灵的痛苦伤痕:“字字伤心催泪落/篇篇冤屈尽情抛;”他赞美《环卫者》朴实平淡而高尚的劳动:“沙尘施暴谁还见/纸鹞遮天哪里藏”;他高扬《下岗者》苦涩的情感和亮丽的人格特色:“囊中羞涩求亲愧/家内清贫告友难”。诗人关注社会的别样诗情,言外之意提示了真正生存本质的思考,让人认识到现实生活不是梦和快乐的风景,而是不懈追求有价值的另一种景致和苦难的心境。

永叔的文化意蕴和人生魅力在他作为一名中医的生存位置上,有着传统知识分子的人生理念,有着道德自律和人格操守的奉献精神。他的笔下自然不可缺少行走在医林的诗篇。他上山采药:“脚踩悬崖探险径/亲尝百草觅仙方/汗挥云雨身能碎/书读岐黄玉琢光”;他夜晚出诊:“脚步声声惊梦鸟/风灯闪闪映寒光/呻吟阵阵催人急/暖意融融满药箱”;他听泰斗讲学:“纵论中西能合壁/溯源今古征因求/谆谆教导挑云月/切切关怀泾渭流;”他宣讲论文:“登台演讲论中西/合壁医林称大奇/承继岐黄开后学/弘扬国粹举先机”;他自省自励:“开门问疾沿村走/闭户攻书彻夜求/博采多问京冀访/尊师问学江南游;”他自勉自嘲:“问切望闻疗百疾/沉疴起处便欣然;”“救死扶伤常记取/心怀仁德学先贤。”永叔以中医的庄严执著和诗人的疏淡洒脱,具体地阐述了积极的职业进取与自己生活和心理平衡的支点,流露出对中国国粹的医道与诗道和文化源流的深刻认识。只有这样的人生方能“夜伴松明探曲径/朝闻鸡唱读离骚。”这就是医家诗人的人生理念。

永叔对亲情的描写,是诗集的命脉和“气场”,象一股暖流,流贯始终。诗人通过对现实、历史和命运的诗性处理,进入史诗性人类的生存空间里,倾情描写以家庭生活为根基的亲人记忆谱系。体现的是人的立场,也无奈显示出人的脆弱。四首怀念逝去的祖父祖母父亲母亲的词感人至深:他追忆祖母:“生不逢时常冻馁/清清白白人生贵/少食单衣身体累/  君子辈/生前死后高风萃”。他追忆祖父:“人生道路几多难/路茫茫/未曾忘/鸿业朝阳/声誉满江长/救济亲朋金似土/回望眼/梦空残。”他追亿父亲:“命乖时蹇/长在艰难岁……人穷志不贱/立志雄鹰愿……/好梦英年碎”。他追亿母亲:“居孀四十载熬煎……用辛劳/编织家园/寸草之心怎报/春晖功绩如天。”诗人永叔有着至深的家缘情怀,他在悲情浓郁、思绪缠绵中寻找着心的清宁,词意如琴声低回,可以销魂蚀骨,可以辛酸万种,有一种不敢去梦的心悸,不敢让记忆在时间的长河里消失。谁会想到,永叔近年又遇不幸,他相伴走过银婚的妻子病逝。他悲痛难抑,以诗悼慰,写下了《悼亡妻》诗四首,句句是情,字字是泪:“长夜难鸣孤雁泪/寒空易冷独心哀”“青梅竹马两无猜/患难相扶走过来/半碗稀粥全让我/一床破被暖胸怀/冬寒地冻心温脚/夏热蚊叮打扇来/夜半无眠晨早起/相夫教子口碑皆”。特别读到“伤心泣血哭贤妻/数度神昏痛别离/从此无人嘘冷暖/而今有苦向谁提/冷衾长夜天难晓/饭硬汤凉泪满衣/谁与西窗同剪烛/床前幻影梦相携”不由我感叹,永叔忧伤沐秋水的酸楚悲情和痛苦游丝随风,却依旧痴心不改的伉俪情怀。这几首诗词,清晰地体现出诗人观念里推崇血缘和婚姻关系的伦理担当与道义责任。诗人让困窘的时光和生活在自己生命的琴弘上弹响风雨留痕的诗意,这是承载生活伤痕和心灵痛苦的记事,包容了对生活状态的回忆和思考的点滴。从这个意义高度上看,这组诗词不仅是家庭亲情的精神幻象,不仅是诗人个人的心灵情感表达,而是蕴含着民族的崇高血缘亲情的文化含量、思想深度和精神指向。

我以为,一个诗人只有语言有了相当的功力,才能成就他的诗歌创作。认识学习和创作古典近体诗,达到化格律为神奇是一个刻苦用功的过程。古典诗歌经过千百年的锤炼,将语言的优点发挥到极致,从非格律走向格律,由古风而近体,是一种进步。近体诗规则很严,绝句、律诗要讲平仄、讲粘连、讲对仗、讲音韵,押韵和平仄成了近体诗的功课。历代都有韵谱流传,随代有《切韵》、唐代有《唐韵》、北宋有《广韵》和《礼部韵略》、南宋有《平水韵》,平水韵一直沿用到现在已近千年,语言的运用和发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读李商隐《登乐游原》一诗:“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就不难发现诗里的“原”与“昏”在平水韵里是上平声韵部,无疑当时的语言吟诵是押韵的,而用现在普通话读就不押韵了。可见古典近体诗的声韵与现在格律诗的声韵是有差异的,普通话的四声与四川话的发音也有异同。这里,我从心底里折服永叔对近体诗的研究和驾驭,遵其格律,守其法度,学识根基厚重,却又独步蹊径,溶古韵今韵于心。笔耕心吟是信手拈来,挥酒自如。韵脚互相呼应,韵律和谐整体,读来合辙,念来顺口,自然铿锵有力,真正进入了古典近体诗博大精深物我两忘让人会意无穷的境界。

我始终认为:一个诗人无疑有许多时间是要和自己的思考对坐的。这是寻求语言表述的要求,是寻找或开拓一种语言体验的可能性,以形象入诗,以直观的感情品质构拟可供体验的审美境界。让人感觉到对生活可以把玩,使精神获得慰籍。“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是一种境界;“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又是一种境界。永叔的诵吟:“兰心蕙质笑秋寒/玉骨冰肌独吐芳”、“不是花神呵护我/枯枝怎得再重开”、“不与松梅争宠幸/愿将春色播人间”,如此诗意的生活实在令人陶醉,这分明是诗中的生活,更是生活中的诗。我感觉到近体诗的文化背景在古代多是自然与田园,一种朴素的和谐,诗人用语言享受其中的悠闲自得,是以物观物写物喻物的思维方式。而永叔诗的精神真谛、语言内核和艺术精髓,是关注世俗和矛盾的世界,表达社会现象在心灵的投影,描述生命的意义和个人的沉思。他寻找解构自己诗意的语言,是以鲜活的意象符号表现的。在他的笔下太平天国的遗址是一部悲剧闹剧留下的“历史黑疤”;南京中山陵是“灵气甲中华,开遍自由花”;秦淮河是“骚人泪”,是“桃花劫”;山海关是“秋风”、“白骨”、“黄沙”;西湖是“金钗展玉”、“霓裳慢舒”,“西施不改颜”;昆明大观楼是“弱柳垂扬”、“涟漪谁复见”;乾隆地宫是“盛世仍寒暑”、“一样悲欢壁上花”。诗人在寻找语言时有着丰富的想象空间,一个个意象精彩生动,妙趣横生,融解着深邃的哲理意蕴。我想是否可以说,永叔诗集的语言结构简约凝练,不乏理性的价值思考和浓厚的普通人生的品味意趣。诗人追求情思兼备抒情,寓感慨于议论。有的长于高妙、有的长于豪逸、有的长于峻洁、有的长于藻丽、有的长于冲澹,是诗歌命脉与精神风骨的外灼,是人生经验与艺术才华的体现。作品在理性品质上,接近唐宋诗歌演变的基本走向。当然,永叔的诗作未达到字字珠玑尽善尽美的境界。然而,他的创作实践是表达了一种天荒地老的医道与诗道的国粹情感,是为近体诗创作提供了可贵的艺术和思想启迪。

是的,写诗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但我相信永叔永远都感谢诗歌,是诗歌陶冶了他的灵魂,让灵魂纯洁高贵起来。

此时,我突然感到,永叔是一坛老酒,醇香如斯,其人品诗品感动着我去欣赏去学习去敬重。我始终相信,永叔是一个儒医,是一个诗家,他会营造出更多更精彩的诗篇。我由衷地期待着。


 

2008年10月28日于成都

  □

中国近体诗的身影站在古风和新诗之间,以其美学品属,散发着古典诗歌璀灿夺目的光彩。中国被誉为诗的国度,塑造了世代中国人诗歌欣赏的审美心理和文化性格。近年有一种鲜明的文化现象引人注目,即对于近体诗的阅读、吟诵和创作,已成为人们自觉的文化需求和审美需求。而近体诗的创作发展在唐诗宋词优秀作品的递嬗中,不乏探索者苦苦追求着近体诗美学品位的升华。

诗人任永叔是一个对古典诗词有着执著追求和偏执爱好的探索者实践者。他迷恋近体诗创作,数十年痴心不改,以新的精神视野、新的文化积淀和新的语言技巧,演绎了自己生命与古典诗词相伴同行的魅力。

几年前,我有幸与永叔相遇相识,一见如故;相叙相投,话语共鸣;相悦相惜,成为知己。他感动我的其中缘源自然是诗歌,而令我很欣赏的却更是永叔的人品。他身为副主任中医师、四川省名中医,以深厚的中医学特长在红尘中治病救人几十年,以赤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受到人群的赞誉和敬仰,而他却始终保持着谦谦君子之儒雅风度,始终保持着朴实坦荡的平民本色和只有与文朋诗友相聚时才潇洒流露的文人形骸诗人气质。我惊叹他在撰写发表五十多篇医学论文,出版个人专著《医林拾芥》之外,心中文情萦绕、诗趣飘逸,潜心创作了为数可观的古典诗词,还时有诗作发表于报刊。

在永叔将自己的部分诗词作品编辑出书,嘱我联系出版事宜并盛情相托写序时,我不免有一点意外和汗颜。因为我是对新诗情有独钟,尽管也喜爱古典诗歌,幼时还到了痴迷的程度,但后来是渐行渐远。偶尔或咏物抒情、或游历感怀、或酬谢友人应景编造几首近体诗,也是貌合神离之作。所以,我自知之明止步于博大、雄浑、深远的古典近体诗的门前。我猜想永叔生出让我写序的想法,不知是否缘于我赠送他《寒沸诗选》一书时,曾兴致写过一首藏头诗赠他:任脉奇经沿胞中,/永善悬壶声誉隆;/叔苴九月添诗趣,/兄衷一笔修篁浓。/曾经沧海墨风冷,/涵澹山影绿竹葱;/复感儒医才情逸,/弟率抒怀叹苍穹。这其实只是一首不受限制,不拘于平仄,远格律而近情调的仿近体诗罢了。我自知在永叔面前是不敢玩古典诗歌的。但我分明感觉到永叔之请是三思后的一片诚意,不容我谢拒。而我能够在他信任的鞭策之中,先拜读诗作无疑是享受学习的愉悦,让我能够沿着情韵优美的通幽曲径,走进他的诗歌境地,全面感受他诗家的禀赋和才华。

永叔诗集的作品跨度数十年,其特色动人之处有着历史积淀中绽放的光彩,是生命、情感、体验和思悟的记录。包蕴着爱国情思、哲学理念、人生见解、价值取向和审美理想,内涵丰富、意韵深邃。诗人融雄浑的万丈豪情与婉约的千般柔情于一体,写壮美也写低吟、写悲苦也写愉悦、写豪迈也写柔情、写苍凉也写明净,无论是表达生活之思、记悼之念、友谊之情、还是旅游之感都笔酣墨饱气贯长虹,于托物言志,寓情于景中凸显诗人独到的情怀。

永叔的家乡在层峦叠嶂烟波浩渺的蜀南竹海,这里青翠欲滴的修竹沿山脉绵延展开,高低错落,碧波连天,构成竹韵跌宕的海的氛围。这种魅力无穷的风景浸淫着诗人骨子里一种自由演绎生命的张扬。永叔眼里的竹,已不是中国画里嶙峋枯墨、几竿瘦竹的单调形象,竹的品质也不仅仅是高节、隐忍的情趣。诗人颠覆对竹的传统审美,入竹三分地勾勒竹的神韵。他写《访竹》,竹涛起处诗人神思游荡,想到钱塘潮灵感飞驰:“仰慕风情竹海游/千姿百态惹人留……白云深处涛声起/疑是钱塘涌浪头。”他写《对竹》:“凄风苦雨心宁静/流水高山咏雅音”诗人把竹视着友人,相对而叙,知音传情,共鸣之声沁入心扉。他写《忆竹》:“宁无肉味伴君时/目睹芳姿夜梦思”竹姿绰约侵入诗人梦中,挂念之情更是刻骨铭心溢于言表。他写《恋竹》:“魂牵曲曲弯弯路/魄绕重重叠叠云/似听卿声飞耳畔/时疑倩影伴身心”好一句“卿声飞耳畔”,好一个“倩影伴身心”,竹为情人相依相伴,婷婷婀娜的形象跃然纸上,活在心中,让人如痴如醉。他写《思竹》:“似水年华如梦去/如花岁月更芳香/黄鹂比翼晴空舞/不肯低头望夕阳”,这鲜活动人的“黄鹂比翼”情景,不可不说是风情万种,魂牵梦绕。他写《别竹》:“叶拂黄昏垂泪雨/枝摇薄雾赋新诗”依依别离,情难割舍,垂泪赋新诗,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写《殇竹》:“锯裂身残枝叶碎/刀伤躯毁胆肝披/情深百鸟哀哀叫/失护琴蛙步步迟”诗人情感与竹同悲,叹惜百鸟与琴蛙失去知己绿竹,哀声弥漫,让人涕泪湿裳长叹不已。诗人饱历尘世风云,洞悉人生百态,对家乡的竹犹有深情。格外欣赏竹的高洁,赞美竹的清姿,情感化而为诗,意又常在言外。诗人始终把竹视着是人,当成朋友,显现出诗人自己卓然的精神风骨。

在诗人人性光芒的擦拭下,洞察文学目光遗忘的角落,在下层平民百姓艰辛的生活里发现诗,是永叔诗的质朴特色,他写《擦鞋者》隐忍着心中的苦楚,出卖微笑和欢乐:“途穷不坠青云志……能伸能屈笑颜归”;他写《拾荒者》的坎坷和波折:“拾尽街边多少泪/挣来桶畔自尊强”;他写《乞者》无奈的困窘露出心灵的痛苦伤痕:“字字伤心催泪落/篇篇冤屈尽情抛;”他赞美《环卫者》朴实平淡而高尚的劳动:“沙尘施暴谁还见/纸鹞遮天哪里藏”;他高扬《下岗者》苦涩的情感和亮丽的人格特色:“囊中羞涩求亲愧/家内清贫告友难”。诗人关注社会的别样诗情,言外之意提示了真正生存本质的思考,让人认识到现实生活不是梦和快乐的风景,而是不懈追求有价值的另一种景致和苦难的心境。

永叔的文化意蕴和人生魅力在他作为一名中医的生存位置上,有着传统知识分子的人生理念,有着道德自律和人格操守的奉献精神。他的笔下自然不可缺少行走在医林的诗篇。他上山采药:“脚踩悬崖探险径/亲尝百草觅仙方/汗挥云雨身能碎/书读岐黄玉琢光”;他夜晚出诊:“脚步声声惊梦鸟/风灯闪闪映寒光/呻吟阵阵催人急/暖意融融满药箱”;他听泰斗讲学:“纵论中西能合壁/溯源今古征因求/谆谆教导挑云月/切切关怀泾渭流;”他宣讲论文:“登台演讲论中西/合壁医林称大奇/承继岐黄开后学/弘扬国粹举先机”;他自省自励:“开门问疾沿村走/闭户攻书彻夜求/博采多问京冀访/尊师问学江南游;”他自勉自嘲:“问切望闻疗百疾/沉疴起处便欣然;”“救死扶伤常记取/心怀仁德学先贤。”永叔以中医的庄严执著和诗人的疏淡洒脱,具体地阐述了积极的职业进取与自己生活和心理平衡的支点,流露出对中国国粹的医道与诗道和文化源流的深刻认识。只有这样的人生方能“夜伴松明探曲径/朝闻鸡唱读离骚。”这就是医家诗人的人生理念。

永叔对亲情的描写,是诗集的命脉和“气场”,象一股暖流,流贯始终。诗人通过对现实、历史和命运的诗性处理,进入史诗性人类的生存空间里,倾情描写以家庭生活为根基的亲人记忆谱系。体现的是人的立场,也无奈显示出人的脆弱。四首怀念逝去的祖父祖母父亲母亲的词感人至深:他追忆祖母:“生不逢时常冻馁/清清白白人生贵/少食单衣身体累/  君子辈/生前死后高风萃”。他追忆祖父:“人生道路几多难/路茫茫/未曾忘/鸿业朝阳/声誉满江长/救济亲朋金似土/回望眼/梦空残。”他追亿父亲:“命乖时蹇/长在艰难岁……人穷志不贱/立志雄鹰愿……/好梦英年碎”。他追亿母亲:“居孀四十载熬煎……用辛劳/编织家园/寸草之心怎报/春晖功绩如天。”诗人永叔有着至深的家缘情怀,他在悲情浓郁、思绪缠绵中寻找着心的清宁,词意如琴声低回,可以销魂蚀骨,可以辛酸万种,有一种不敢去梦的心悸,不敢让记忆在时间的长河里消失。谁会想到,永叔近年又遇不幸,他相伴走过银婚的妻子病逝。他悲痛难抑,以诗悼慰,写下了《悼亡妻》诗四首,句句是情,字字是泪:“长夜难鸣孤雁泪/寒空易冷独心哀”“青梅竹马两无猜/患难相扶走过来/半碗稀粥全让我/一床破被暖胸怀/冬寒地冻心温脚/夏热蚊叮打扇来/夜半无眠晨早起/相夫教子口碑皆”。特别读到“伤心泣血哭贤妻/数度神昏痛别离/从此无人嘘冷暖/而今有苦向谁提/冷衾长夜天难晓/饭硬汤凉泪满衣/谁与西窗同剪烛/床前幻影梦相携”不由我感叹,永叔忧伤沐秋水的酸楚悲情和痛苦游丝随风,却依旧痴心不改的伉俪情怀。这几首诗词,清晰地体现出诗人观念里推崇血缘和婚姻关系的伦理担当与道义责任。诗人让困窘的时光和生活在自己生命的琴弘上弹响风雨留痕的诗意,这是承载生活伤痕和心灵痛苦的记事,包容了对生活状态的回忆和思考的点滴。从这个意义高度上看,这组诗词不仅是家庭亲情的精神幻象,不仅是诗人个人的心灵情感表达,而是蕴含着民族的崇高血缘亲情的文化含量、思想深度和精神指向。

我以为,一个诗人只有语言有了相当的功力,才能成就他的诗歌创作。认识学习和创作古典近体诗,达到化格律为神奇是一个刻苦用功的过程。古典诗歌经过千百年的锤炼,将语言的优点发挥到极致,从非格律走向格律,由古风而近体,是一种进步。近体诗规则很严,绝句、律诗要讲平仄、讲粘连、讲对仗、讲音韵,押韵和平仄成了近体诗的功课。历代都有韵谱流传,随代有《切韵》、唐代有《唐韵》、北宋有《广韵》和《礼部韵略》、南宋有《平水韵》,平水韵一直沿用到现在已近千年,语言的运用和发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读李商隐《登乐游原》一诗:“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就不难发现诗里的“原”与“昏”在平水韵里是上平声韵部,无疑当时的语言吟诵是押韵的,而用现在普通话读就不押韵了。可见古典近体诗的声韵与现在格律诗的声韵是有差异的,普通话的四声与四川话的发音也有异同。这里,我从心底里折服永叔对近体诗的研究和驾驭,遵其格律,守其法度,学识根基厚重,却又独步蹊径,溶古韵今韵于心。笔耕心吟是信手拈来,挥酒自如。韵脚互相呼应,韵律和谐整体,读来合辙,念来顺口,自然铿锵有力,真正进入了古典近体诗博大精深物我两忘让人会意无穷的境界。

我始终认为:一个诗人无疑有许多时间是要和自己的思考对坐的。这是寻求语言表述的要求,是寻找或开拓一种语言体验的可能性,以形象入诗,以直观的感情品质构拟可供体验的审美境界。让人感觉到对生活可以把玩,使精神获得慰籍。“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是一种境界;“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又是一种境界。永叔的诵吟:“兰心蕙质笑秋寒/玉骨冰肌独吐芳”、“不是花神呵护我/枯枝怎得再重开”、“不与松梅争宠幸/愿将春色播人间”,如此诗意的生活实在令人陶醉,这分明是诗中的生活,更是生活中的诗。我感觉到近体诗的文化背景在古代多是自然与田园,一种朴素的和谐,诗人用语言享受其中的悠闲自得,是以物观物写物喻物的思维方式。而永叔诗的精神真谛、语言内核和艺术精髓,是关注世俗和矛盾的世界,表达社会现象在心灵的投影,描述生命的意义和个人的沉思。他寻找解构自己诗意的语言,是以鲜活的意象符号表现的。在他的笔下太平天国的遗址是一部悲剧闹剧留下的“历史黑疤”;南京中山陵是“灵气甲中华,开遍自由花”;秦淮河是“骚人泪”,是“桃花劫”;山海关是“秋风”、“白骨”、“黄沙”;西湖是“金钗展玉”、“霓裳慢舒”,“西施不改颜”;昆明大观楼是“弱柳垂扬”、“涟漪谁复见”;乾隆地宫是“盛世仍寒暑”、“一样悲欢壁上花”。诗人在寻找语言时有着丰富的想象空间,一个个意象精彩生动,妙趣横生,融解着深邃的哲理意蕴。我想是否可以说,永叔诗集的语言结构简约凝练,不乏理性的价值思考和浓厚的普通人生的品味意趣。诗人追求情思兼备抒情,寓感慨于议论。有的长于高妙、有的长于豪逸、有的长于峻洁、有的长于藻丽、有的长于冲澹,是诗歌命脉与精神风骨的外灼,是人生经验与艺术才华的体现。作品在理性品质上,接近唐宋诗歌演变的基本走向。当然,永叔的诗作未达到字字珠玑尽善尽美的境界。然而,他的创作实践是表达了一种天荒地老的医道与诗道的国粹情感,是为近体诗创作提供了可贵的艺术和思想启迪。

是的,写诗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但我相信永叔永远都感谢诗歌,是诗歌陶冶了他的灵魂,让灵魂纯洁高贵起来。

此时,我突然感到,永叔是一坛老酒,醇香如斯,其人品诗品感动着我去欣赏去学习去敬重。我始终相信,永叔是一个儒医,是一个诗家,他会营造出更多更精彩的诗篇。我由衷地期待着。


2008年10月28日于成都

206

主题

343

帖子

56万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5570 点
金币
4020
注册时间
2005-11-5
最后登录
2020-1-3
在线时间
225 小时
听众
7
收听
0
发表于 2009-3-9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
新诚摄影 :数码照相(信誉第一/质量第一) 数码冲印:全县价格最底(爱普生原装墨水/立等可取/色彩更持久) 婚纱出租(意想不到的惊喜价格) 婚纱摄影(经典时尚系列) 金线岭会员更优惠 地址:高县中学运动场边上 qq:1450066903  手机:18990910072  联系人:严为强

10

主题

129

帖子

6万

积分

贵宾

威望
379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06-9-27
最后登录
2013-1-23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09-3-9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初有道,道可道非常道。读血曦先生的文章,总要去想关于“理念”,关于“自然神学”,关于“绝对精神”这些冥冥中的东西。1804年是个伟大的年代,德国古典哲学的开山鼻祖康德死了,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者费尔巴哈诞生了,都是这一年,难道真是历史的巧合。心外无物,心外无理,ffice:smarttags" />ersonName productid="阳明" w:st="on">阳明ersonName>先生站在高处望着我们,血曦先生仅仅是在说诗吗?是在向我们捧出一颗思考宇宙人生的大心。“写诗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这样的话足以把一个写作人的心掏碎。
    万法是同源的,道可道非常道难道不是“禅”的境界,心怀“妄想分别执着”,就不要在苦难的耶酥面前忏悔。世界无不循着一个理,“
在诗人人性光芒的擦拭下,洞察文学目光遗忘的角落,在下层平民百姓艰辛的生活里发现诗”,这不光是在赞美一个儒医一个诗人,更深刻的理是在阐释着文学深邃的意义。血曦先生,没有强大的心灵世界,是挺不住你这样撞击的。

一个智者,超强的智者,你的到来,翰韵兰风真正的春天来了,万人丛中感受你万丈光芒,幸也。主不在天上,而在我们心中,人人都有上帝,上帝就是自己的内心。

说给你的文章加精吧,有些遗笑方家,一种魅力四射的文学意识,一篇国学华章,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被区区一个地方小网站的文学版主加精,实在汗颜实在有些搞笑,但不这样又能怎样呢?太初有道,区区也有道,只望楼主别见笑。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3-10 1:38:13编辑过]

514

主题

515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1149 点
金币
100
注册时间
2008-6-19
最后登录
2016-3-14
在线时间
4 小时
听众
4
收听
0
发表于 2009-3-9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玄乎,越读越想要被关禁闭的人

0

主题

4576

帖子

4595

积分

论坛元老

威望
4595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3-3-21
最后登录
2020-1-19
在线时间
0 小时
听众
6
收听
0
发表于 2013-3-21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报告!别开枪,我就是路过来看看的。。。

6

主题

29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威望
67 点
金币
0
注册时间
2012-5-4
最后登录
2013-3-22
在线时间
4 小时
听众
5
收听
0
发表于 2013-3-22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